從懷疑到相信

王南焜弟兄


我服務於國泰醫院小兒科,過去我是屬於比較理性的人。小時候,孔夫子教導我們要敬鬼神而遠之,長大後醫學院嚴格的實證科學、統計學、胚胎學,及達爾文演化論的影響,使我成為一位無神論者。偶而有人要傳基督教給我,我都敬謝不敏,還會與對方辯論一方,直說他是迷信。



2010年,我的鄰居。幫我上了『從懷疑到相信』的課程。讓我看到聖經的大輪廓。舊約39卷、新約27卷,共66卷,橫貫古今3500年,分別由40位作者寫作。前面的作者不認識後面的作者,可是前後內容相當協調,完全沒有抵觸。看到神的預言及應許歷經四千年,一個一個的應驗,我的內心極為震撼,開始相信基督教的神是真的。


剛好有位馮秉誠牧師來台灣佈道,他原本是位生物科學家的無神論者,後來了解科學不是萬能的,科學有它的局限性,轉而成為虔誠的基督徒,當了牧師。因此使我開始相信科學與信仰是可以並存的。於是我與太太在同年的聖誕節受洗。


受洗後我開始被翻轉,信主前我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,凡事未雨綢繆,以致於經常擔憂,晚上不容易入眠。信主之後,聖經說:「不要為明天憂慮,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;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。」於是,我開始學習把內心的憂慮交託給天父,然後去做該做的事,從此內心反而充滿了平安與喜樂。


就如30年前我從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回到台灣,開始推廣使用氣球心導管治療先天性心臟病的技術。如此可以避免開心手術的痛苦與危險。當時有位外籍傳道人生了一兒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,他的肺動脈狹窄,心臟的血液沒辦法送到肺臟去交換氧氣。這位嬰兒才一個多月,體重不到五公斤。手術進行得很困難,因為血管太細,心臟如鴿子蛋,氣球太大,導管太粗又太硬,手術最後失敗了。那次的失敗對我的信心打擊很大,26年來,我雖然繼續做這種手術,救治不少病人,但對剛出生的baby,我的內心總是會有一些掙扎,能不做就儘量不做。


但信主後我仍盡心盡力的做好手術前的準備工作,再加上術前懇切的禱告,將憂慮與重擔交託與主,然後做我認為對病人最好的手術方式,術後將一切成功與榮耀歸於主。就這樣,我終於再度替一個二個月大的小baby成功的完成了相同的手術。感謝主!醫治了我26年來的心理創傷,讓我勇敢的再站起來。

最後我要說的是:理性的人格特質與科學的觀念也是上帝創造人類的時候,放在我們的心裏。因此理性與科學不應該成為信仰上帝的絆腳石,讓我們一起來享受天父賜予的豐盛生命吧!


#台北復興堂

0 次瀏覽

Copyright 2020 台北復興堂 | All Rights Reserved